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審務公開 >> 審判指導性文件
審務公開
審判指導性文件
指導性案例
年度工作報告
法律法規
財務公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強制拆除問題的批復
來源:  發布時間:2015-03-2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強制拆除問題的批復

  (2013年3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72次會議通過)

法釋〔2013〕5號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根據行政強制法和城鄉規劃法有關規定精神,對涉及違反城鄉規劃法的違法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的強制拆除,法律已經授予行政機關強制執行權,人民法院不受理行政機關提出的非訴行政執行申請。 

厘清權屬界限 規范拆違行為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負責人答記者問本報記者 張先明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針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專項請示作出《關于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強制拆除問題的批復》(以下稱《批復》),記者就此采訪了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負責人。 

    這位負責人介紹說,《批復》有利于統一法律適用,解決目前違法建筑強制拆除領域的法律理解分歧和困擾人民法院的諸多現實難題,準確貫徹行政強制法、城鄉規劃法規定精神,體現司法改革中的“裁執分離”原則,切實維護公共利益,保障被執行人及其他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 

    該負責人強調,拆除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以下稱拆違)的行為事關推進城鎮一體化建設中的社會穩定、老百姓切身權益保障和經濟社會協調健康發展,《批復》回應了社會的普遍關切,對明確行政機關與人民法院的權責,規范和推進社會管理,促進法律的正確實施具有重要影響。各級法院在審理因拆違活動引發的行政訴訟案件時,要加大司法審查力度,依法監督和規范行政強制執行行為,切實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和社會安定和諧。 

    《批復》出臺背景 

    記者:請問,最高人民法院出臺《批復》的背景是什么? 

    負責人:《批復》是針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給我院的正式請示作出的,所請示問題在全國法院具有普遍性。近年來,不少地方法院反映城鄉規劃法、行政強制法施行后,對于拆違如何適用法律,特別是如何確定拆違主體,一些地方在理解上存在分歧。這部分案件不僅數量多,處理難度也大,個別基層法院甚至積壓了上千件涉及拆違的非訴行政執行案件。不少法院在案件受理、執行方面還承受著來自地方的某些壓力,需要我院及時作出統一規范和要求。 

    從目前法律規定看,行政強制法第四十四條規定了“對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需要強制拆除的,應當由行政機關予以公告、限期當事人自行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不拆除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強制拆除”。所謂“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涉及城鄉建設、土地管理、環境?;?、水資源管理、交通管理、廣告管理、民政管理等多個領域,就強制拆除而言,有的法律明確授權行政機關強制執行(如城鄉規劃法、水法等),有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如土地管理法、環境?;しǖ齲?。發生案件較多的集中在城鄉建設規劃領域的違法建設和土地管理領域的非法占地行為的強制執行。特別是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第六十八條規定了鄉鎮人民政府對違反鄉村規劃的違法建筑有權強制拆除,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對城鄉規劃主管部門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當事人逾期不拆除的違法建筑,有權責成有關部門強制拆除。 

    對于城鄉建設規劃領域的拆違主體,特別是當事人不申請復議、不提起訴訟又不履行限期拆除行政決定的,實踐中存在兩種不同認識。一種認為既可以由行政機關強制拆除,也可以啟動非訴行政執行程序申請人民法院強制拆除;另一種認為人民法院依法不應受理相關非訴行政執行案件。上述觀點在一些行政機關與法院之間存在爭議,這也是地方法院迫切要求厘清的法律適用具體問題。 

    針對上述問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0日向我院報送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的強制拆除問題的請示》,我們先后在北京、浙江、湖南等地法院進行了調研,并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國務院法制辦發函征詢意見。2013年3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72次會議討論通過了《批復》。 

    司法批復是司法解釋的一種表現形式,具有法律效力,是司法文書可以援引的依據。 

    非訴行政執行申請 

    記者:從《批復》內容看,什么是“非訴行政執行申請”?強調“非訴”的意義是什么? 

    負責人:所謂“非訴行政執行申請”,是指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不履行行政決定,沒有行政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可以自期限屆滿之日起三個月內,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的強制執行申請。其直接依據來自于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三條、行政訴訟法第六十六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申請主體是行政機關,申請執行的依據是其作出的生效的行政決定。從《批復》表述的準確性而言,重在強調人民法院不受理行政機關提出的有關限期拆除決定等的非訴行政執行申請。 

    強調“非訴”的意義,首先在于嚴格區分是否屬于訴訟中的強制執行。在訴訟案件中,根據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五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三條的規定,對發生法律效力的行政判決書、行政裁定書、行政賠償判決書和行政賠償調解書,負有義務的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即屬于訴訟中的“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情形。至于一些地方行政機關在訴訟中申請人民法院“先予執行”被訴行政行為的,原則上不得準許。而非訴行政強制執行的前提是“非訴”。 

    其次在于嚴格區分行政機關有無行政強制執行權。只有無行政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才可以向法院提出非訴行政執行申請。而行政強制法、城鄉規劃法已經授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可以責成有關部門強制拆除。需要說明的是,司法實踐中對行政強制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強制拆除”存在兩種爭議:一種意見認為是完全授權,即只要是“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需要強制拆除的”,行政機關都可以依法強制拆除;另一種意見認為是特定授權,即只有其他法律明確規定行政機關的強制拆除權時,才可“依法”強制拆除。該條專門針對違法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的強制拆除問題,具有明確的指向性。孤立地看,可能存在上述爭議,但如果結合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第六十八條以及行政強制法第三十四條有關“行政機關依法作出行政決定后,當事人在行政機關決定的期限內不履行義務的,具有行政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依照本章規定強制執行”的規定,則不會產生理解歧義。同時,所依之“法”根據行政強制法第十三條有關“行政強制執行由法律設定”的規定,應當限于法律。此外,有的觀點主張作出限期拆除決定的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本身沒有強制執行權,可以自己名義向法院提出非訴行政執行申請。我們認為,法律既然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責成有關部門采取查封施工現場、強制拆除等措施”,就意味著“強制拆除”要按照行政程序執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已經獲得了法定授權,啟動非訴執行的司法程序的理由不足。 

    “強制拆除”之理解 

    記者:如何理解把握城鄉規劃法中有關授權性規定? 

    負責人:城鄉規劃法中有關強制拆除的授權性規定集中體現于兩條。該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在鄉、村莊規劃區內未依法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鄉、鎮人民政府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崩斫飧霉娑ǖ囊莢謨?,鄉、鎮人民政府既是作出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等行政決定的主體,也是直接實施強制拆除活動的主體。 

    該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城鄉規劃主管部門作出責令停止建設或者限期拆除的決定后,當事人不停止建設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設工程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責成有關部門采取查封施工現場、強制拆除等措施?!備錳豕娑ㄖ莢誄竅綣婊鞴懿棵胖皇親鞒鱸鵒鍆V菇ㄉ?、限期拆除等行政決定的主體,而對于直接實施強制拆除活動的主體,須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責成有關部門”組織實施。此處的“有關部門”實踐中有各種情形,如城市管理局、綜合執法局、城建部門所屬執法大隊乃至少數地方公安部門參與共同組織實施;此處的“責成”程序實踐中也各有不同,有的以規范性文件加以明確,有的就個案作出責成決定,有的表現為內部行政程序,有的同時產生外化效果,有的直接以政府名義催告當事人或者作出帶有責成內容的強制執行決定,等等。目前,對上述問題的各種規范欠缺,操作不統一,情況較為復雜,影響到人民法院針對當事人就相關行政行為提起訴訟的受理和審查。但可以肯定的是,城鄉規劃法規定的“強制拆除”在行為性質上屬于典型的行政強制執行,受行政強制法調整。 

    《批復》之所以強調“對涉及違反城鄉規劃法的違法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的強制拆除”,主要是因為“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涉及城鄉建設、土地管理、環境?;さ榷喔雋煊?,不同法律有不同規定,行政機關并非在所有情形下都有強制執行權。而城鄉規劃法的上述條文對此作出明確規定,故《批復》重在解決城鄉建設規劃領域的相關問題。 

    “違法強拆”之救濟 

    記者:行政機關如果因拆違侵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人民法院能夠提供哪些司法?;び刖燃?? 

    負責人:概括地講,人民法院對拆違涉及的行政侵權可以在三個環節發揮司法?;ぷ饔?。 

    第一個環節,行政機關以當事人違反城鄉規劃法為由作出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限期拆除等決定后,當事人有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被告通常是作出上述決定的市、縣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或鄉、鎮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對上述決定進行合法性審查,對違法情形可以作出撤銷上述決定或確認違法、要求限期重作等判決。司法審查中認定無證建筑、臨時建筑是否構成違法建筑時,要綜合考慮有無非因當事人一方過錯的行政因素、歷史因素、實際建設和使用狀況等作出全面審查,不能簡單一判了之。 

    第二個環節,在限期改正、限期拆除等決定后作出后,強制拆除活動進行前,行政機關如果依照行政強制法作出強制執行決定,當事人有權提起行政訴訟。拆違領域的行政強制執行存在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的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成”等程序以及行政強制法第二十五條、第三十七條規定的催告、作出強制執行決定等程序,相關的配套性規定目前尚不健全,司法實踐中應注意把握的標準是,如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以自己名義作出的“責成”行為直接產生外化效果(如作出“責成決定書”、“強制執行決定書”等直接通知當事人),當事人可以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如果強制執行決定是由被責成的部門作出的,則當事人可以該部門以及作出責成行為的縣級以上政府為共同被告。人民法院審查重點在于判斷強制執行決定的定性及程序的合法性,如是否符合違法建筑構成及是否按要求經過法定的責成、催告程序等,人民法院根據審查情況作出相應的裁判。 

    第三個環節,當事人針對行政機關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本身也可以依法提起訴訟。行政強制法第八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行政機關實施行政強制,享有陳述權、申辯權;有權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因行政機關違法實施行政強制受到損害的,有權依法要求賠償?!鼻恐撇鴣形魑恢中姓形哂鋅傷咝?,即使對違法建筑物、設施、構筑物等的行政處罰決定和強制執行決定本身合法有效,也可能存在實施主體不適格,執行對象錯誤,擅自擴大執行范圍,沒有采取適當的動產登記、封存、保管等措施,造成被執行人或其他人合法財產損失,以及違反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三條規定在夜間或法定節假日實施,或者對居民生活采取停止供水、供電、供熱、供燃氣等方式實施等情形,當事人對此可依法提起行政訴訟或行政賠償訴訟。需加說明的是,這一環節中當事人原則上只能針對行政強制執行行為本身的合法性提起訴訟,人民法院一般不對原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審查。通常,直接實施的行政機關或者以自身名義委托他人實施的行政機關是被告,人民法院對違法的行政行為可以作出確認違法判決或者行政賠償判決等。 

    人民法院應當在上述三個環節切實加大司法審查力度,充分發揮司法審判職能,在城鄉建設規劃領域起到對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司法?;ぷ饔?。最后強調的是,作出《批復》是為了釋明法律規定的本身涵義,要避免實踐中一些認為法院意在單純減輕受案壓力,甚至推卸司法職責的誤解?!杜礎返某鎏?,更加有利于規范行政強制執行行為,明確司法監督、救濟環節與職責,切實體現司法監督的過程性、事后性和中立性。地方各級人民法院要堅決排除各種不當干預,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公正審理相關行政訴訟案件,及時清理已受理的相關非訴行政執行案件,切實保障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同時,認真總結在相關案件審理中的好經驗好做法,不斷發現新情況新問題,及時逐級向上級人民法院反映。


赛车计划软件有哪些 代理棋牌游戏 二八杠玩法规则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玩北京pk10一天赢500 重庆市彩计划软件下载 二人斗地主棋牌平台 福彩3d两胆规律 腾讯分分彩5星漏洞原理 五人炸金花技巧 黑马全人工计划软件黑马计划官网 任九胆拖投注计算器 2019年70期开什么马 2019065双色球 快三讲解视频 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